书阅屋 > 网游小说 > 天字第一當 > 第1053章 老暮

第1053章 老暮(1 / 1)

第1053章 老暮

说着爷爷还拍了拍那个盒子。

那盒子正是爷爷给我拍的那段视频里的盒子。

只不过此时,那盒子上的戾气更为真切地传递给我,让我不由的手心泛起了一丝凉意来。

那盒子里的东西竟然和我有着某种呼应。

爷爷也是觉察到我这边的情况,就淡淡地继续说道:“你也感觉到了,这里面的东西,从某种程度上来说,和你的气是相连的。”

我则赶紧追问:“那里面是什么东西?”

爷爷深吸一口气,在盒子上拍了几下说:“祸根胎。”

我一下怔住了,我的气和祸根胎相连?

爷爷那边继续说:“你是不是很奇怪,你的气为什么会和一个祸根胎联系在一起?”

我点头“嗯”了一声。

爷爷继续说:“这还要从你出生的时候说起,你父亲应该告诉过你,你出生的时候,魂魄曾经被昆仑废墟的诸多妖邪劫走过,还是那个小狐仙给你救了回来。”

我说:“我知道,是香姨。”

提到香姨,我心中自然是充满了怀念,同时我对岳心怡的恨意也是被勾了起来,香姨就是被岳心怡给……

感觉到了我情绪波动,爷爷那边就说了一句:“平静自己的心神,内敛。”

我没说话。

爷爷这才继续说道:“你的魂魄被带入昆仑废墟的太虚殿,虽说是被带回来的,可太虚殿中有一祸根从你魂魄获得了一部分的先天仙气,在那仙气的加持下,它苏醒的时间提前了不少,如果它苏醒离开了昆仑废墟,那它来找的第一个人,就是你,它会杀了你,从你身上夺走所有的仙气脉。”

“你也知道,长眠棺我输给了徐坤,至于输给徐坤的细节,我不想多说,如果你实在想知道了,等你有一天赢了徐坤的时候,让他跟你说吧,说回我手里这祸根胎的情况,这就是当年获得你魂魄中先天仙气的祸根胎。”

“徐坤得到了长眠棺,就能通过长眠棺得知那祸根胎的苏醒时间,以及苏醒的大体位置,所以也就掌握了胁迫你父亲,以及你,甚至整个荣吉去昆仑废墟的时间。”

“你父亲也好,荣吉也罢,都是为了救你而去,而徐坤这边不一样,他只是为了得到更多的祸根胎,他肯定不会一开始就告诉你这祸根胎的位置,他会带你在昆仑废墟里面兜圈子,在获得了足够的祸根胎后,才带你去找这个祸根胎。”

我听的十分的震撼,在爷爷停下来不说的时候,我才赶紧问了一句:“既然是徐坤胁迫我们的条件,那祸根胎的情报应该是保密的才对,爷爷,你又是怎么确定它的位置,还把它给带回来的呢?”

爷爷笑着说:“我只是碰了碰运气,对你的命理卜算了一下,从你未来的命理中卜算出来了结果,你可能不知道,你自己的命理有多复杂,不说一年一天机,那天机的数目也是吓人的厉害,寻常人相师卜算你的命理能破你一天机,也要遭受万劫而死。”

“我运气好,我从你诸多的天机之中选了一个卜算,结果还正给我碰上了,其他的天机,我则是绕了过去,只破你这一道天机,也就是徐坤胁迫你父亲,胁迫你,胁迫荣吉的这个天机。”

“我找到了这个祸根的藏身之地,然后便只身入了那昆仑废墟的深处,在太虚殿的深处将其制服带出。”

说到这里的时候,爷爷体内的气流向忽然有些混乱了,他狂咳了几声,然后“噗”的吐了一口血出来。

一些血渍喷到了松油灯上,那些灯没有熄灭,反而是在染血后烧的更旺了。

我瞬间明白了,那是爷爷的精血,是连同着寿元绑在一起的精血,精血受损,寿元不固。

我赶紧问:“爷爷,您受伤了?”

爷爷还是背对着我,点了点头说:“嗯,受了一点伤,不过这不影响我杀掉这个祸根胎。”

我没说话,此时我已经彻底明白,爷爷所做的一切,都是为了我。

爷爷继续说:“你这会儿大概也明白了什么吧。”

我说:“这里的一切,都是爷爷的局,江尺通过x小组向荣吉求援,也是爷爷的意思,你一定和江尺还做了其他的交易吧,而爷爷要做的事情,袁叔叔也是知道的,我出发前,他说话就吞吞吐吐的,想必也是在隐瞒这件事儿。”

爷爷背对着我点头说:“是的,不过你不要怪你袁叔叔,这一切都是我一个人的主意。”

我则是问爷爷:“你既然已经把那个祸根胎带回来了,交给别人杀了不就行了,您何必还要拖着重伤的身子,在这妖寨之内布下阵法啊,为什么要搞的这么复杂?”

爷爷摇头:“这祸根胎身上的气连着你的气,一个不小心,这股气影响到你,杀死的不仅仅是这祸根胎,更可能是你,就算你不死,你的命理,内息,修行都会受损,这么严重的事儿,我怎么放心交到别人手里?”

“这件事儿唯独我,或者你父亲出手,才是最安全的。”

“另外,要杀这祸根胎,必须断了你的仙气和那祸根胎仙气联系,而这联系的切断,就需要至亲之人的精血。”

“你父亲,毕竟是我儿子,也是我的至亲,我不舍得。”

“你母亲,是你父亲挚爱,也是一个普通人,也不合适。”

“思来想去,也就是我这个老头子最合适了。”

我说:“我也可以!”

“再说了爷爷,既然都带回来了,也不急于一时啊,等你伤好了,我们再从长计议好不好,爷爷,先停了这阵法。”

我的直觉告诉我,这阵法虽然能杀死那祸根胎,可爷爷的下场肯定也不会好到哪里去。

我的心里开始慌了,可我又没有办法阻止这阵法,这阵法唯一阵眼就是爷爷本身,如果爷爷不想停下这阵法,任何人都没有办法阻止!

爷爷背对着我淡淡笑了笑说:“小禹啊,你还不明白啊,这是我做为你爷爷的宿命,另外啊,这祸根胎一旦离开了昆仑废墟,就等不了啊,它的成熟速度,是我所没有预想到的,我原本也打算从长计议的,可这祸根胎成熟的速度太快,不给我从长计议的机会啊。”

“爷爷精明一世,也有抓瞎的时候,你可不要笑话爷爷啊!”

笑话?

此时我已经快哭出来了。

没听到我的声音,爷爷还是继续说:“这祸根胎被我从昆仑废墟带回,那去昆仑的时间,就不用再听徐坤的了,徐坤想要什么祸根胎,你也不用理会他,荣吉也不用给他帮助了,包括你父亲,如果他不愿意,徐坤也胁迫不了他了,只不过依着你父亲的性子,他肯定还会帮着徐坤再抓一些祸根胎的,有些事儿啊,他是想通过徐坤给弄明白了,希望他不是错的吧。”

我父亲?

爷爷今天忽然告诉我很多事情,我忽然觉得自己有些难以消化了。

爷爷并没有停下的意思,还在继续说:“不过昆仑废墟你还是要去的,长眠棺也是要赢回来的,最近这些年,昆仑废墟的祸根胎太过活跃,我总觉得这世间要迎来一场因为昆仑废墟而来的大劫。”

“小禹啊,我心里很矛盾,我希望你出面阻止这些事儿,又希望你不要管这些事儿,我老了,老了……”

最新小说: 折跃时空的思念 全球末日:开局获得虫族母巢 灵语实录 我叫熊霸天 我打造了虚构神话 甲壳狂潮 我的档案可以很厚 全球卡牌:我有游戏面板 从熟练度开始的肝帝日常 今天你崩坏了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