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阅屋 > 修真小说 > 道门念经人 > 第362章 活在当下势如破竹

第362章 活在当下势如破竹(1 / 1)

大雪纷纷落人间,天地同一色。

驴子在竹楼内用嘴叼着长杆毛笔,熟练沾墨奋笔疾书。

它心情和外面的天气一样哇凉哇凉,没料想到岳师姐给它把账算得清清楚楚,它潇洒跑一个来回共八天时间,欠下四十张小楷毛笔字外债。

它玩得忘乎所以,以为出公差可以不用写字。

江湖险恶啊,它算是吃一堑长一智,下回不讲好条件坚决不外出。

胡羌儿搭着凳子帮驴子研墨,案桌上凉着好几张墨字,道:“驴爷累了就歇一歇,要不我给您倒碗酒解解乏?”

驴子很满意小魍精的懂事,搁下毛笔,大爷一样享受着胡羌儿搬来酒坛倒酒伺候,有滋有味“哧溜”一口,不再计较小魍精脚下穿着灵稻草鞋的小事。

观主说过,爷们肚子里要能撑船。

后山土灵洞府,张闻风与土灵隔着雕纹石几对坐,土堃放下三块金身碎片和一颗金胆残块,道:“这个前朝水神金身塑造马马虎虎,年份肯定不长,其中的香火也耗去大半,你暂且留着,勉强算是奇货可居,以后遇到需要的修士,可以换些资源。”

收起碎片,张闻风沉默着喝茶水。

山獾偎依盘卧在他脚边,火炉子一样暖和,睡得很沉,发出细微鼾声。

土堃五百多年前见过太多珍奇宝物,对金身碎片兴趣不大,道:“你手头似乎有一颗感月珠?”

张闻风从袖口拿出珠子,推放到土灵面前,道:“也是从阴神住处水狱找到的,感月珠受鬼气侵染,有了瑕疵。”

土堃拾起大名鼎鼎的滚圆珠子,微微叹息:“那阴神是个没见识的鄙夫,糟践了一颗好珠子,原本他可以将感月珠纳入魂体,用简单稳妥的法子,多花些时间炼制成本命宝珠……可惜,已经不堪大用。”

将珠子还给观主。

“今后可以请高人修复吗?”

张闻风请教一句。

土堃刚想说不能,顿了顿,笑道:“除非你能请簪花老祖出手,但是她老人家随便抓点灵气,都能捏成灵珠,感月珠又算得了什么?”

张闻风收起珠子,无所谓道:“当避水珠使用,也挺好的。”

土堃很赞赏对方看待宝物的态度,他能看出观主不是故作大方,而是就这么想的,贪欲少点,烦恼自会远离,主动道:“你下次再出远门,我与你一起走走。”

这位便宜观主太能折腾,他得看着一点,再则他想效仿簪花老祖,与观主同行游历,他是答应过簪花老祖近些年不外出,但是他已经提前晋级三阶,将山门大阵重新添补,没甚么妨碍了。

张闻风笑道:“好啊,过几天我去一趟州城,坊市铺子那个摊贩说搞到一批新的灵植种子,请我前去挑选。”

土堃奇怪地看一眼热衷添置家业的观主,他理解不了这份人类的爱好,道:“你走之前与我说一声,我正想置换两样用得着的宝物。”

上次的贺礼,观主分了一半给他,怎么处置随他的意。

说完事情,张闻风告辞离去,没有惊动脚下睡得正香的山獾。

踏雪来到清正别院,巡视指导一圈学徒们的修炼,见时间差不多,他飞上空中往峣西河而去,对他来说,天气好坏不影响他的修行。

天地茫茫,一个人独行寒江雪雾中,踏水无声,上下求索。

大河滔滔东去,亘古不变。

有匪君子,如切如磋,如琢如磨。

天色还未完全煞黑,披一身雪花的张观主飞落山门溪水边,蹬上灵泉附近的竹楼,盘坐在二楼自己的静室,摘下剑器放到一边,神色淡然闭目入静。

今日风雪里观水,灵感如雪花翩翩,又让他抓到“源远流长”的感悟。

身上有青光微微闪烁,热气蒸腾,不过片刻便将积雪蒸发殆尽。

他循着一丝玄妙感悟,不知不觉沉浸在坐忘道境。

灵气受到无形牵引,蜂拥扑入观主身上,竹楼内风起雾涌,异象纷呈。

清正别院膳堂。

二师兄和岳安言单独一桌,等了一阵,见观主不来,便起身去盛稀饭。

其它桌的学徒们早已经将各自碗中的稀饭吃完,不约而同舀一点汤水刷着碗喝得干净,舍不得浪费沾碗边上的半颗米花花,一脸满足,然后再去打米饭吃。

谁知盘中餐,粒粒皆不易。

这一幕落到昨天下大雪前送走老爹和家兄的哑巴少女眼中,说不出的古怪,她在此地举目无亲,只得端着那小碗稀饭小口吃着,不敢洒出来一点汤水。

还别说,稀饭软糯香甜,味道好得出奇,她从来没有喝过如此美味稀饭。

老瘸子和乐子也发现学徒们的不寻常举动,才出去几天时间,道观少了一個学徒,其他小家伙一个个的无比爱惜粮食。

老瘸子放下酒碗,对韦兴德小声道:“他们以前可不这样。”

韦兴德听小儿子复述过山长那番话,压低声音道:“这么一小碗稀饭,在外面,至少值这个数。”在桌下比了个十的手势。

“十文,难怪他们爱惜……”

“是十两银子!”

“啥?十两?”

“对,没错,听说吃了无病无灾,能健康长寿,所以咱们是掉进了福窝子,得惜福啊。”

“是得惜福,不能糟践好东西,以前不知道,今后咱们膳房里得好生拿个章程,不能浪费半点。”

老瘸子见过风浪,吃过大苦,认为是自己这么些年在道观积下的阴德,换得与儿子团聚,他已经心满意足,既然风哥儿和老二信任,他肯定得当仁不让把膳堂这块做得挑不出毛病。

道祖眼皮子底下,谁都别想从他这里占去道观的便宜。

乐子和哑巴少女听到两人对话,算是明白了学徒们的奇怪举动,顿时觉着手中捧着的小碗有些沉,无它,实在是太过珍贵。

做晚课时候,二师兄见观主没有按时出现,便知道观主又在小闭关,倒是见怪不怪了。

到第三天太阳出来,张闻风从竹楼走出,身上流淌若有若无的玄奥气息,飘然出尘,他这次没人打扰,浑然忘我,于坐忘之境修为快速提升,又是身处山门灵气最浓郁的核心,不知不觉晋级渐微境圆满。

他嘴角挂着一丝淡笑。

修心与修力还是有区别,感悟到了,修行速度将极快。

势如破竹形容地便是修心破境的状态。

而晋级渐微境圆满之后,只要将心境磨砺圆融,他随时都可能触动破境的契机。

这次去往州城,得好生与云秋禾先谈一谈,他手中的扶摇果,可以提上炼丹日程,说不上谁照应谁,是合则两利的事情。

他后面还得与悬云观的话事人谈。

一笔很大的生意。

……

最新小说: 旁门左道修仙途 寄生修仙:种族清理系统 涅槃剑魂-梵天 禹王避水剑 仙穹诸天 我为天庭操碎了心 剑耀九歌 诡异修仙:我有一个熟练度面板 成仙,从修奴开始 掠夺修仙:我能掠夺修仙机缘!